关于我们

开着警车和救护车打上门来的环境土匪(郑义)

主页 | 评论 | 郑义特约评论 开着警车和救护车打上门来的环境土匪(郑义) 2014-08-0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托克托工业园区附近,排放大量污水后形成的“污水湖”

(网络图片) 如果你在互联网上键入“内蒙古托克托污染调查:政府出警要村民污水浇地”这个题目,就会看到一篇详尽而绝望的新闻调查报告

来源是凤凰周刊,作者是杨桐

我首先要向杨桐先生致敬,感谢他在这个不讲天理良心的社会裡能够仗义执言

这个故事最奇特之处在于政府出动警察强制村民用污水浇地

我们见识过大量关于污染的报导,了解种种权钱交易、人间地狱,但都是製造污染,不顾百姓死活,像这种强制用污水浇地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

就像是假药、还仅仅是製造和出售,并没有掰开你的嘴灌下去

这一回,托克托政府算是创造性地发展了有中国特色的某种主义,露出了杀手的本相

记者极为简略地介绍了下面这个匪夷所思的场面:“2006年4月24日,毛不拉扬水站开闸放水

流经的第一个村庄是双河镇大羊场村

一大早,由一位副县长带队,十几辆小车、警车和救护车开到了村头,拉起警戒线强制农民用污水浇地

双方冲突中,十多位村民被抓起来,几位村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

最终,数百名男女村民只好默默看着污水流过灌溉渠道

”救护车很抢眼

警察是一羣恶棍,怎麽医生护士也成了共谋

开着警车去浇地,我们明白是什麽意思

开着救护车去浇地,那罪恶就成了百分之百的预谋

他们不是掰开你的嘴灌毒药,而是用铁棍撬开你的嘴,再让医生来止血,不让你当场死亡

官民双方都明白这是毒水

事情成了明火执仗,毫无道理可讲了

毒水的来源是托克托工业园区,最大的污染企业是一家製药厂,名叫“石家庄药业集团中润制药有限公司”

这裡已经被建成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

起初,托克托工业园区的污水通过巨型管道直接排进河沟,最终汇集在毛不拉村,流进一个储存雨水的大水塘

从製药厂流出来的污水不仅超标百倍,而且流量很大,每天有6000吨,这个大水塘很快就爆满,污水无处可去了

这个毛不拉村位于黄河岸边,本来用河水浇地,政府就要农民用污水掺着黄河水浇地

不知利害的农民很听话,在毛不拉扬水站抽起来的河水中参入污水

恶果很快显现:数千亩庄稼减产

这一来,农民就不听话了

不听话,警察就开着警车、救护车来了

农民捍卫基本生存权、生命权的自卫失败了,他们手无寸铁,打不过警察

这个水有多毒呢

记者杨桐先生告诉我们两个细节:污水流量太大,多次撑破管道,流进农田

谁家的地被淹过,每年製药厂补偿650元

一位名叫刘金银的中年农民曾钻进管道查看,结果进去再也没出来

妻子和大儿子先后进管道救人,都没有出得来,一家三口中毒死亡,换来7.5万元补偿

刘家现在只剩82岁的老母张刘鸣和小孙子相依为命

由于不断製造“群体事件”,石药中润公司多次被环保部门“整改”,2011年又被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罚款51.46万元

这样的“整改”不仅没有伤了他们的一根毫毛,还引起他们的“抗议”

记者写道:“面对外界声讨,石药集团一位高层向媒体表示:‘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,可能有机构被利益驱动在搞鬼,我们已经报到纪检委

公司不存在需要整改的问题

’”颠倒黑白莫此为甚,他们非法排污不是“利益驱动”,别人的抗议反倒成了“利益驱动”! 这是一个关于中国环境污染的缩影或寓言:没有什麽道理可讲了,环境土匪们会在官员率领下开着警车和救护车打上门来! (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) 相关报道 董俊华吁疫苗立法遭刑拘 受害家长声援 恶性流感再现韩国 中国游客恐受影响 风灾善后不力 福建民众联名告政府 法罗群岛一年一度的屠鲸节(郑义) 疫苗之殇未平 重庆药厂再曝造假 沿中蒙边境俄14州爆发禽流感疫情 中国拒分享H7N9病毒样本后果严重 湖南株洲监测造假 矿泉水瓶里测水质 民间吁停进口俄猪肉 俄是猪瘟源头

山东潍坊突然泄洪 村民走避不及13死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

2018-10-10 10:15:03

作者:端木惠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