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技术、交流与文明——再谈《三体》(刘荻)

主页 | 评论 | 刘荻特约评论 技术、交流与文明——再谈《三体》(刘荻) 2013-07-2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 谷歌宣布举行全球青少年科学大赛

(官网截图) Photo: RFA 笔者曾经撰文批评过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小说《三体》三部曲(见《“宇宙社会学”是糟糕的社会学》)

不过该文显然并不完善,遗漏了一些重要的问题没有探讨,因此本文是对该文的补充

本文主要探讨与“技术爆炸”有关的问题

技术是很多人都关注的问题,有些人(如所谓的“工业党”)认为技术是唯一重要的东西

《三体》中提到,“宇宙社会学”成立的前提之一是“技术爆炸”——落后文明可能通过无法预测的“技术爆炸”一跃而成为先进文明

这一假设存在一个根本问题,那就是技术进步和技术爆炸虽然不可预测,但也并不是完全无规律可循的:技术不是闭门造车的产物,而是交流的结果

技术飞跃通常都发生在那些地处世界文明中心、经常与其他文明交往的文明中

越开放的文明往往技术越先进,文明也越繁荣昌盛

而那些远离其他文明或习惯闭关锁国的文明不仅不会发生技术飞跃,连已有的技术都会逐渐失去,文明也会逐渐衰落

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一书就认为,古代中国技术上长期停滞的原因就是过早地建立起了大一统的帝国,而且与其他文明缺乏交流

另一方面,技术进步(如交通、通讯技术的发展)也有利于文明之间的交流,技术越先进的文明,传播和扩张自身的能力也就越强

因此我们可以说,技术和文明离不开交流

技术进步和技术爆炸不是无缘无故就能发生的,而是要依赖于一系列有利于创新的制度和文化,尤其是个人主义、私有财产和市场经济

因为技术创新是探索未知的领域,是尝试错误,是一件要冒很大风险的事业,这样的事业最好是由每个人使用自己的财产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来进行

像“工业党”想像的那样,由国家或集体来统一组织“创新”和“探索”,无异于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,而且创新和探索的范围必然会受到少数领导人的眼界和智慧的限制,个人的创造性也无法得到充分的发挥

因此,一个能够发生技术爆炸的文明,必然是一个尊重个人权利和自由的文明

当然有人一定会说:你说的这些只是地球上的规律,我们探讨宇宙文明的时候,难道不能完全抛开这些,全凭理性推理出一套宇宙文明的规则来吗

这种说法其实是一种“理性主义谬误”,因为人类的理性不是无限的

人类的理性是与文明一起进化出来的,用苏格兰启蒙思想家的话来说:“理性是文明中的理性而不是文明外的理性

”人类的理性没有能力脱离文明的现实构建出一套文明的规则来

人类对宇宙文明的想象无法脱离地球上的现实,如果有外星人的话,他们对宇宙文明的理解也一定深植于其独特的经验之中

浩瀚宇宙中,我们所知道的是如此微不足道,我们的无知是如此无边无际

即使真的存在关于宇宙和文明的终极真理,恐怕也是我们无法想像的,因为我们无法想像比我们更高级的文明的行为准则

认为我们有限的理性单凭推理就能得知关于宇宙和文明的终极真理,这是最大的狂妄自大,也是宇宙社会学最严重的问题所在

存在终极真理的宇宙是一个无聊的封闭世界,除了不断地堕落之外,没有其他的可能性

(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) 相关报道 德国话剧团《人民公敌》南京演出夭折 《延禧攻略》火爆中国为哪般

“当代最具正义感的剧作家”沙叶新病逝 毛泽东纪念堂要申遗

看看符合哪条标准 走出伊甸园的老鼠——特里•普拉切特的《猫和少年魔笛手》(刘荻) 第二次打倒孔家店 黄文雄《儒祸》(余杰) 中国专利申请居世界首位 被指“含金量”不足 李敖和他身后的江湖 【观点】节目:现代舞艺术家江青访谈(上) 酱缸中的蛆虫,不是丑陋,而是卑贱 - 《卑贱的中国人》自序(余杰)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

2017-10-01 10:09:00

作者:杞卿